专题目录

“红发牧师”的巴洛克音乐世界——国内首届西方早期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

  • 作者:盛汉 文  
  •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 发布日期:2016-11-11 17:53:00

  中国首届西方早期音乐节于11月8日晚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举行。俞峰院长和音乐学系主任安平教授在开幕辞中表达了在我国举办早期音乐的意义,以及中央音乐学院一直以来在这一领域所作的努力。

  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邀请到的是著名古乐团“红发牧师”,他们以演奏巴洛克音乐而闻名于世界乐坛。音乐会由音乐节执行总监贾抒冰老师主持翻译,在他的引荐下四位演奏家以他们标志性的红色服饰登场亮相。意外的是,他们将节目单最后一首曲目调为开场曲,维瓦尔第的《A小调协奏曲》的改编曲,而作品标题正是本场音乐会的风格主题——“吉普赛”。

  从西方音乐史来看,作曲家选择吉普赛风格的艺术要旨通常指向“异域文化”或“民族主义”,然而“红发牧师”显然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选择。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个性化的文化诠释:从泰勒曼和维瓦尔第的吉普赛风格创作中寻找灵感,并将这种风格渗透在更广泛的巴洛克作品中,以此开发出该乐团专属的巴洛克音乐文化“品牌”。正如乐队主奏竖笛演奏家Piers Adams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将吉普赛风格加入对巴洛克音乐作品的诠释中去,是为了区别于音乐界与日俱增的所谓本真演出。应当说,吉普赛音乐与巴洛克早期音乐中的自由即兴风格是内在契合的,可见“红发牧师”对巴洛克音乐的改编完全建立在风格的精心琢磨之上,并在根本上依靠卓越的独奏、合奏技术展现作品的表现力。

  与此同时,他们非常重视舞台表现力,比如积极地将音乐互动延伸到肢体互动,这些流行音乐化的表演姿态加强了巴洛克音乐的性格特质;而使用古乐器演奏早期音乐的形式又令人联想到民间集市表演,体现出巴洛克音乐中的民间性。“红发牧师”的表演风格虽具有一定的商业表演属性,不过他们能够增加具有一定学术意义的曲目以适应学术活动的内在要求,如本场音乐会的第二、三首——巴洛克早期、在当时具有“现代”意义而现在处于边缘的作品——达里奥·卡斯特罗的《小提琴奏鸣曲》和海因里希·比贝尔《A大调奏鸣曲,第一号》。

  在20世纪之前,音乐史中的“现代”意义往往与新的炫技性有关,如车尔尼对以李斯特为代表的新一代炫技派钢琴家也称之为“现代风格”。正如乐队成员介绍的那样,这两部17世纪的作品之“现代性”主要基于即兴,而即兴恰恰体现了对炫技性的追求。由于即兴演奏往往要求更夸张的速度、情感变化幅度,从而间接地影响着音乐风格与表达的渐变。此外,“描绘性”是文艺复兴时期常见的音乐手法,在巴洛克时期也与炫技性相结合,这在比贝尔以“鸟鸣”素材创作的作品中得到了极致的体现:“红发牧师”仅摘引了这部作品的开头片段,其余全部属于自己的发挥,特别是竖笛模仿布谷鸟鸣叫的炫技性表演。“红发牧师”对曲目的选择和改编展示了他们对这种风格和技术的把握和再创造。

  上半场的最后一曲泰勒曼的《A小调“吉普赛”奏鸣曲》再次回到音乐会的主题上。而在下半场几首亨德尔的组曲中,更典型的巴洛克风格得以显现。与上半场的巴洛克早期作品相比,带有实验性质的炫技性独奏让位于调动音乐整体推动力的合奏,旋律在和声上的周期性收束代替自由即兴式成为巴洛克音乐句法的修辞结构,这得益于调性和声的成熟为音乐带来的纵向聚合力,这也使得“红发牧师”在配合默契上的看家本领得以彰显,尤其在快速合奏片段达到登峰造极的表现力。他们非常重视也擅长创造合奏的效果,这当然源于他们对音乐细节和风格特质的细致推敲以及长期的合作磨合。即便在排练中,他们仍在反复调整通往合奏的接口和创造音乐高潮的契机,直到找到最佳效果的处理方式。演出结束后,在被问及合奏默契的“秘籍”时,古大提琴手Angela East表示:“我们都是用自己的私人时间来琢磨音乐处理。因为我们在找寻音乐——那个能将你感动到窒息的瞬间便是音乐之灵的所在。所以,在寻找音乐的时候,一定要百无禁忌,无所畏惧。”

  对于西方早期音乐,我们既是聆听者,也是学习者。或许我们应当跟随着“红发牧师”带给我们的体验,去勇于开拓、发声。

    

  

相关附件:
相关链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57号

京ICP备05064625号

新闻与资讯

专题目录

“红发牧师”的巴洛克音乐世界——国内首届西方早期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

作者:盛汉 文来源:中央音乐学院发布日期:2016-11-11 17:53:00本栏目内容由院长办公室负责维护

  中国首届西方早期音乐节于11月8日晚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举行。俞峰院长和音乐学系主任安平教授在开幕辞中表达了在我国举办早期音乐的意义,以及中央音乐学院一直以来在这一领域所作的努力。

  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邀请到的是著名古乐团“红发牧师”,他们以演奏巴洛克音乐而闻名于世界乐坛。音乐会由音乐节执行总监贾抒冰老师主持翻译,在他的引荐下四位演奏家以他们标志性的红色服饰登场亮相。意外的是,他们将节目单最后一首曲目调为开场曲,维瓦尔第的《A小调协奏曲》的改编曲,而作品标题正是本场音乐会的风格主题——“吉普赛”。

  从西方音乐史来看,作曲家选择吉普赛风格的艺术要旨通常指向“异域文化”或“民族主义”,然而“红发牧师”显然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选择。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个性化的文化诠释:从泰勒曼和维瓦尔第的吉普赛风格创作中寻找灵感,并将这种风格渗透在更广泛的巴洛克作品中,以此开发出该乐团专属的巴洛克音乐文化“品牌”。正如乐队主奏竖笛演奏家Piers Adams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将吉普赛风格加入对巴洛克音乐作品的诠释中去,是为了区别于音乐界与日俱增的所谓本真演出。应当说,吉普赛音乐与巴洛克早期音乐中的自由即兴风格是内在契合的,可见“红发牧师”对巴洛克音乐的改编完全建立在风格的精心琢磨之上,并在根本上依靠卓越的独奏、合奏技术展现作品的表现力。

  与此同时,他们非常重视舞台表现力,比如积极地将音乐互动延伸到肢体互动,这些流行音乐化的表演姿态加强了巴洛克音乐的性格特质;而使用古乐器演奏早期音乐的形式又令人联想到民间集市表演,体现出巴洛克音乐中的民间性。“红发牧师”的表演风格虽具有一定的商业表演属性,不过他们能够增加具有一定学术意义的曲目以适应学术活动的内在要求,如本场音乐会的第二、三首——巴洛克早期、在当时具有“现代”意义而现在处于边缘的作品——达里奥·卡斯特罗的《小提琴奏鸣曲》和海因里希·比贝尔《A大调奏鸣曲,第一号》。

  在20世纪之前,音乐史中的“现代”意义往往与新的炫技性有关,如车尔尼对以李斯特为代表的新一代炫技派钢琴家也称之为“现代风格”。正如乐队成员介绍的那样,这两部17世纪的作品之“现代性”主要基于即兴,而即兴恰恰体现了对炫技性的追求。由于即兴演奏往往要求更夸张的速度、情感变化幅度,从而间接地影响着音乐风格与表达的渐变。此外,“描绘性”是文艺复兴时期常见的音乐手法,在巴洛克时期也与炫技性相结合,这在比贝尔以“鸟鸣”素材创作的作品中得到了极致的体现:“红发牧师”仅摘引了这部作品的开头片段,其余全部属于自己的发挥,特别是竖笛模仿布谷鸟鸣叫的炫技性表演。“红发牧师”对曲目的选择和改编展示了他们对这种风格和技术的把握和再创造。

  上半场的最后一曲泰勒曼的《A小调“吉普赛”奏鸣曲》再次回到音乐会的主题上。而在下半场几首亨德尔的组曲中,更典型的巴洛克风格得以显现。与上半场的巴洛克早期作品相比,带有实验性质的炫技性独奏让位于调动音乐整体推动力的合奏,旋律在和声上的周期性收束代替自由即兴式成为巴洛克音乐句法的修辞结构,这得益于调性和声的成熟为音乐带来的纵向聚合力,这也使得“红发牧师”在配合默契上的看家本领得以彰显,尤其在快速合奏片段达到登峰造极的表现力。他们非常重视也擅长创造合奏的效果,这当然源于他们对音乐细节和风格特质的细致推敲以及长期的合作磨合。即便在排练中,他们仍在反复调整通往合奏的接口和创造音乐高潮的契机,直到找到最佳效果的处理方式。演出结束后,在被问及合奏默契的“秘籍”时,古大提琴手Angela East表示:“我们都是用自己的私人时间来琢磨音乐处理。因为我们在找寻音乐——那个能将你感动到窒息的瞬间便是音乐之灵的所在。所以,在寻找音乐的时候,一定要百无禁忌,无所畏惧。”

  对于西方早期音乐,我们既是聆听者,也是学习者。或许我们应当跟随着“红发牧师”带给我们的体验,去勇于开拓、发声。

    

  

  • 相关附件: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