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目录

“古老艺术”与“现代形式”的碰撞——美国“鸭子歌手”合唱团音乐会纪实

  • 作者:刘曌  
  •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 发布日期:2016-11-16 11:23:00

  11月9日,应邀莅临“古乐西来——中央音乐学院早期音乐节”的表演嘉的宾是美国“鸭子歌手”合唱团(Les Canards Chantants),他们于2010年组建于纽约大学,是一个专门演唱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歌曲的乐团,由五名演唱者组成:Eric Brenner(假声男高音)、Robin Bier(女低音)、Owen McIntosh(男高音)、Jacob Perry(男高音)、Graham Bier(男低音),乐团以“优雅的声音”、“活泼的喜剧风格”而誉享全球。此次主题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神秘音乐(secret music of the renaissance)”,为我们带来了古老又纯正的意大利风格复调歌曲。

 

  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距现今已有四百年之久,音乐的真正模样对现今的我们来说不仅遥远、陌生,而且充满了新奇之感。在昨晚的演出中,“鸭子歌手合唱团”以一种既现代又复古的演唱方式,重现了当时的牧歌艺术。

  16世纪的牧歌是指,文艺复兴时期的复调音乐,初期是3~4个声部,后期有5~6个声部,它也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世俗音乐。

  乐团的演唱保留了最纯粹的,文艺复兴音乐风格。五个声部好似淙淙小溪,涓之细、行之轻;旋律相竞的复调对位被升华,声部的“模仿”在不经意之间相互依附而出,音乐的解释跳脱出作曲技巧,以一种无刻意、不造作的清透演唱来表达。

  闭上眼睛,聆听… ...空灵、奇妙之感萦绕耳际,好似穿越到了四百年前。他们的演唱伴有浓厚的“复古”风格,这种对“复刻”古乐风格的巧妙拿捏,使他们真真正正称得上“最接近古老风格的演唱”。这其中,又独具匠心的凝聚了“戏剧化”表演,乐团在解释三种半音化和声特点时,别出心裁加入了肢体语言;并且,在演唱托马斯•威尔克斯的歌曲《哦,亲爱的,你愿意派遣我吗?》,以诙谐幽默的方式,将原作中未被记录,而短缺的歌词,巧妙借用了中国古词《渭城曲》改编而成的《阳关三叠》曲调来填充。

  让全场听众最为惊艳的是乐团中的假声男高音(countertenor),歌手是Eric Brenner。这种唱法从中世纪沿袭至今,是男生演唱音域最高的一种男高音,有时音域甚至与女高音重叠。

 

  用现代的方式诠释古代的艺术,神秘音乐也变得亲切、柔和,听觉上的愉悦感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审美逐渐接近统一。现代的表演方式,不但没有湮没古老的文化价值,反而刺激了现场听众的耳朵,触发了大家内心深处对于古乐的好奇,而让听众们陶醉其中。

  终场

  掌声雷动,安可、安可、再安可... …

  “古乐西来”,古老的艺术形式,新颖的重现方式。早期音乐的演出在本周,在中央音乐学院,将持续火热!

   

    

相关附件:
相关链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57号

京ICP备05064625号

新闻与资讯

专题目录

“古老艺术”与“现代形式”的碰撞——美国“鸭子歌手”合唱团音乐会纪实

作者:刘曌来源:中央音乐学院发布日期:2016-11-16 11:23:00本栏目内容由院长办公室负责维护

  11月9日,应邀莅临“古乐西来——中央音乐学院早期音乐节”的表演嘉的宾是美国“鸭子歌手”合唱团(Les Canards Chantants),他们于2010年组建于纽约大学,是一个专门演唱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歌曲的乐团,由五名演唱者组成:Eric Brenner(假声男高音)、Robin Bier(女低音)、Owen McIntosh(男高音)、Jacob Perry(男高音)、Graham Bier(男低音),乐团以“优雅的声音”、“活泼的喜剧风格”而誉享全球。此次主题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神秘音乐(secret music of the renaissance)”,为我们带来了古老又纯正的意大利风格复调歌曲。

 

  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距现今已有四百年之久,音乐的真正模样对现今的我们来说不仅遥远、陌生,而且充满了新奇之感。在昨晚的演出中,“鸭子歌手合唱团”以一种既现代又复古的演唱方式,重现了当时的牧歌艺术。

  16世纪的牧歌是指,文艺复兴时期的复调音乐,初期是3~4个声部,后期有5~6个声部,它也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世俗音乐。

  乐团的演唱保留了最纯粹的,文艺复兴音乐风格。五个声部好似淙淙小溪,涓之细、行之轻;旋律相竞的复调对位被升华,声部的“模仿”在不经意之间相互依附而出,音乐的解释跳脱出作曲技巧,以一种无刻意、不造作的清透演唱来表达。

  闭上眼睛,聆听… ...空灵、奇妙之感萦绕耳际,好似穿越到了四百年前。他们的演唱伴有浓厚的“复古”风格,这种对“复刻”古乐风格的巧妙拿捏,使他们真真正正称得上“最接近古老风格的演唱”。这其中,又独具匠心的凝聚了“戏剧化”表演,乐团在解释三种半音化和声特点时,别出心裁加入了肢体语言;并且,在演唱托马斯•威尔克斯的歌曲《哦,亲爱的,你愿意派遣我吗?》,以诙谐幽默的方式,将原作中未被记录,而短缺的歌词,巧妙借用了中国古词《渭城曲》改编而成的《阳关三叠》曲调来填充。

  让全场听众最为惊艳的是乐团中的假声男高音(countertenor),歌手是Eric Brenner。这种唱法从中世纪沿袭至今,是男生演唱音域最高的一种男高音,有时音域甚至与女高音重叠。

 

  用现代的方式诠释古代的艺术,神秘音乐也变得亲切、柔和,听觉上的愉悦感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审美逐渐接近统一。现代的表演方式,不但没有湮没古老的文化价值,反而刺激了现场听众的耳朵,触发了大家内心深处对于古乐的好奇,而让听众们陶醉其中。

  终场

  掌声雷动,安可、安可、再安可... …

  “古乐西来”,古老的艺术形式,新颖的重现方式。早期音乐的演出在本周,在中央音乐学院,将持续火热!

   

    

  • 相关附件:
  • 相关链接: